完事后,男人的这些举动说明并不爱你!

摘要: 身体的紧绷让他闷哼出声,不再满足于身上的女人点火般的撩拨,猛地一个翻身,将夏冬压在了身下。

08-29 23:51 首页 鞍山生活

 

“不是吧?你怎么知道夏冬还是老处女啊?”

“你刚到咱们公司,所以不知道,她是老处女这件事,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!”

夏冬刚刚走进洗手间,就听到同事们在讨论自己。

“哎,你说啊,她这么大年纪了还不谈恋爱,不会是没人要吧?”

夏冬眉头一跳,她才二十四岁,很老吗?

“我听人家说她很小就没了父母,在孤儿院住了很长一段时间,最后被姨妈接回了家,你说像她那样经历复杂的女人,有几个是正常的?说不定她还心理变态,喜欢女人,不喜欢男人呢!对了,小西,我看她最近和你关系不错,你可要小心点儿,万一她对你有那方面的意思呢?”

“啊,不是吧!好恶心啊!”

夏冬气得咬牙切齿,她只是对新同事友善了一些,怎么就被她们恶意诽谤成那样了?她们吃饱了没事干吗?

罗西和陈丽一边从洗手间里出来,一边嘲笑着夏冬,不料抬头就看见夏冬双手抱臂,浅笑地看着她们。

“夏,夏冬……”

夏冬笑容灿烂,“你们也来上厕所啊,真巧啊!”

“是,是啊,我们已经完事了,先走了……”

夏冬笑眯眯地挥手,“慢走,不送。”

刚说完,脚踩高跟鞋的罗西和陈丽就脚下一滑,同时摔倒在地板上。

陈丽痛得大叫,“是哪个王八蛋把洗手液倒在厕所门口的?”

夏冬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的二人,轻笑道,“你们没事吧?我就说让你们慢慢走,走得太快,当心会摔跤,同样,话说得太多,也要当心闪了舌头!”

她不过是不想谈恋爱,不想结婚,到底哪里妨碍到她们了,竟然那么说她?

夏冬满心郁闷地坐在吧台边,拿起酒杯喝了几口,很快脑袋开始发晕,她才想起自己不能喝酒,只要沾一点酒就会醉,今儿个一郁闷,她把这事忘记了。

头好晕,眼前的人影都变成了两个,夏冬迷糊地站了起来,跌跌撞撞地往包厢走,想要趁着还有点理智去包厢找聚会的同事,不料一个趔趄,跌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。

周围好多人头晃动,夏冬迷茫望着前方,伸出手指傻乎乎地数着,“一头,两头,三头……”

她已经彻底醉了,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,具有多大的诱惑力。

乌黑的长发高高地挽了起来,露出天鹅般优美白皙的脖颈,她的身体微微前倾,被吊带裙包裹的柔软高耸,一条深深的沟壑引起人的无限遐思。

她微微眯着双眼,无意识地舔着干渴的红唇,浑身都透着撩人的妩媚。

百里翰一走进大厅,就看到这样的夏冬。

虽然她很美,性感得无与伦比,他也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。

他在吧台坐了下来,调酒师立刻上前,以最快的速度给他倒了一杯酒。

骨节分明修长如艺术家般的手端起了酒杯,刚喝了一口,有人就坐到了他身旁的空位上。

“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闷酒,你不是要向苏云芊求婚么?”

百里翰抬眼看了看身边的男人,邵天晟——自己的好友,同时也是这家酒吧的幕后老板,冷冰冰地说,“她拒绝了。”

 “为什么?难道她变心了?”

百里翰冷眼看他,“为什么你不猜是我变心?”

“像你这种感情单细胞动物,怎么可能做出变心这么复杂的事情!”

百里翰自嘲,“连你都不相信我会变心,难怪她笃定我会等她。”

“等她?”

百里翰又喝了一口酒,“英国皇家芭蕾舞团邀请她去英国,在飞机起飞的前一刻她才告诉我,让我等她五年。”

邵天晟眉头一皱,“然后呢,你同意了?”

“我跟她说,如果她坚持要出国,我们俩之间就完了。”

百里翰抬头看着邵天晟,眼神犀利而阴沉,但邵天晟却从他的眼里看出几分心伤。百里翰和苏云芊是青梅竹马,正式确认恋爱关系已经一年多,邵天晟知道他为了向苏云芊求婚,精心准备了很久,没想换来的是她出国的消息。

现在百里翰独自出现在这里喝闷酒,邵天晟不用问也知道苏云芊的选择是什么。

“好了,别说她了,来,我陪你喝酒,我们好久没有痛痛快快地大醉一场了!”邵天晟打了个响指,示意调酒师给他倒酒。

百里翰拿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邵天晟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有酒有美人才痛快,你看那个女人,很漂亮吧?有没有兴趣?”

百里翰随着他指的方向望去,看到的是刚才跌坐在地上的夏冬,她已经被一个胖胖的男人扶到了沙发上,那男人将她搂在胸前,笑得一脸色眯眯。

百里翰皱眉,“除了云芊,我不会碰其他女人。”

邵天晟同情地摇头,“你都跟苏云芊分手了,你还为她守身如玉做什么?”

被他毫不留情地戳穿残酷的现实,百里翰很是不悦,刚要说话,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循声望去,夏冬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用力捶打着对她动手动脚的男人,“王八蛋,居然敢吃我的豆腐,看我不打死你!”

邵天晟笑道,“我还以为是一只小绵羊,没想到是一只小野猫,有趣!”

百里翰淡淡收回视线,似乎并不感兴趣。

邵天晟本来想替他找些乐子,抚慰他受伤的心,没想到他根本不在意,顿时觉得有些无趣,看了看醉得摇摇晃晃的夏冬,心里一动,突然想了个好主意。

百里翰很快就醉了,邵天晟让人将他送到VIP休息室。

邵天晟在角落里找到夏冬,微笑说,“小姐,我们酒吧每晚都会选出一名幸运者,幸运者将免费享受我们酒吧送出的客房服务,恭喜您成为今晚的幸运者。”

夏冬已经清醒了点,听了他的话,愣了愣,“谢谢你,不过不用了,我要去包厢找我的同事了。”

“小姐,恕我直言,我觉得你先到房间休息一下,再去跟朋友会合,会更适合一些。”

夏冬低头看了眼身上凌乱的衣服,脸颊微红,自己刚才醉酒的时候,不知道闹出了什么事儿,现在这个样子出现在同事们的面前,说不定又会被他们传出什么难听的话。

“那好吧,能不能麻烦你跟我的同事说一声?”

邵天晟笑着答应,又将VIP休息室的房卡递给她,“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。”

“谢谢。”这家酒吧的服务还真是好。

夏冬用房卡开了门,房里的灯似乎坏掉了,不管她怎么按,灯都没有亮,反正是中奖,也别计较那么多了。

她小心翼翼前行,脱了鞋子躺上床,没有摸到软绵绵的床垫,而是摸到一具硬邦邦的胸膛!

吓得她赶紧跳下床,老天,床上竟然躺了一个男人!

这家酒吧的服务也太到家了吧,居然还为中奖的客人提供牛郎。

不过她不需要,一点都不需要!

夏冬刚想离开,又想到自己回到包厢肯定会被同事们嘲笑,要不,就在沙发上凑合一晚?

窗外有月光照了进来,她借着月色找到座机,压低声音拨打到家里,“姨妈,我是夏夏,我今晚住在思琪家里,不回去了,你早点睡吧。”

“夏夏,你王阿姨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,明天在老地方见面,你别迟到了啊。”

夏冬头疼不已,“姨妈,我不想相亲,也不想结婚,你能不能别再逼我了?”

“那怎么行,对于女人来说,最重要的就是结婚生子,你看看你,也老大不小了,怎么能一直拖着呢?要是你妈妈还在,也一定希望早点看到你结婚生子的。”

“好了好了,姨妈,我要睡了,明天还要早起呢!”

“别忘了中午和人家见面啊!”

“知道了!”夏冬赶紧挂断电话。

相亲?当然不去!

相亲是为了结婚生子,可是她一点都不想结婚,至于生子……夏冬想起叶思琪家里的小宝贝,可爱的嘟嘟脸,肉呼呼的,每次看到宝宝的笑脸,她都觉得心情大好。

她脑中突然蹦出一个大胆的念头,要不,生个孩子吧!

她瞄了眼躺在床上的男人,心脏狂跳,这简直是天赐良机。

夏冬洗了澡,爬上了那张大床上,双腿一跨,便跨坐在百里翰的身上。

男人似乎被压得有些不舒服,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。

夏冬双手合十,小声说,“先生,我只是想借个种而已,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给你惹出麻烦的。”

她手指颤抖地将他腰间的带子扯开,淡淡的月色下,依稀能看出他的胸膛精壮结实。

双手落在他的胸膛上,滚烫的感觉从掌心传来,夏冬心脏狂跳,二十四年来,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样亲密的接触。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但是发展到这一步她还是忍不住紧张。

夏冬脸不由自主地滚烫起来,她横了横心,对准百里翰的唇瓣吻了上去。双手也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毫无章法的摸来摸去。

她的吻又急又乱,从他的脸颊辗转到他的脖子,她的手顺着他的胸膛颤抖地往下,她能感受到他身体的某处慢慢苏醒过来,硬硬地顶着她的小腹,心跳更加猛烈。

“云芊……”醉梦中的百里翰不耐地皱了皱眉,身体的紧绷让他闷哼出声,不再满足于身上的女人点火般的撩拨,猛地一个翻身,将夏冬压在了身下。

他霸道地吻上了她柔软的唇瓣,美好的触感让他体内的火焰越烧越烈,滑腻的舌闯入她的嘴里,引导着她生涩的唇舌与他的缠绵在一起。

“云芊……我爱你……”醉梦中的百里翰,轻轻咬着夏冬的耳垂,一只手抚上她的柔软,另一只手凭着直觉滑到她的腿间。

夏冬知道他将自己认作了别人,咬着唇忍住令人羞耻的声音,全身随着他的动作轻轻颤抖。他滚烫的大手在她的腿间摩擦,却迟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,似乎在等着她的回答。

她突然很感动他对那个叫云芊的女孩的深情,如果他明天醒来发现和自己上了床,会不会难过?算了,反正他是牛郎,这是他的工作,她担心那么多做什么?

夏冬主动伸手攀上他的脖子,吻上他的唇。

百里翰将她紧紧抱住,恨不得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,滚烫的唇舌再度与她的纠缠在一起,可是来回试了几次,都没有成功。

夏冬一愣,他居然找不到地方,难道还是第一次?怎么可能,他可是牛郎啊!

她摇摇头,甩开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,忍住羞耻心,缓缓握住他,帮他找到了位置。

他突然用力,夏冬痛得直颤,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,他紧紧抱着她,温柔低喃,“云芊,我爱你,不要离开我。”

撕裂般的疼痛,让夏冬痛得快昏厥。

百里翰的动作由最初的温柔慢慢变得疯狂,夏冬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强悍,折磨了她好几次,直到凌晨才放过她。

夏冬强忍着疲惫跟身体的疼痛,等他沉沉睡去之后,认真打量他,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英俊的男人,胸膛结实,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,脸部的线条也非常漂亮,高挺的鼻梁,微微抿着的薄唇,刚看着他的侧面她都觉得心跳加速,她可以想象他睁开眼睛之后会好看到什么地步。

她轻声说,“谢谢你。”

以后,她不会再和他产生交集,她只当他是精-子捐赠者。

衣服胡乱地扔在地上,夏冬一件件地捡起,她的脖子和胸膛上有很多吻痕,裙子遮挡不住,怎么办?

突然,她看到沙发上扔了一件西装外套。

“不好意思啊,借你的衣服用一下,因为没有带钱包,所以没办法给你小费了,不过你放心,过几天我会把小费和衣服一起邮寄给你的!”

外套勉强能遮住身上的吻痕,夏冬偷偷溜出了房间,从前台小姐那里取回自己的挎包,撒开腿就狂奔,坐上出租车双腿还在哆嗦,有疼的原因,也有紧张的。

阳光从窗口照射进来,百里翰皱了皱眉,苏醒过来,跟着想起什么,猛地掀开被子,很快又盖上自己的重点部位,凌厉的视线迅速扫过四周。

床单上有一抹鲜血的印记,他的浴袍胡乱扔在地上,这一切都预示着昨晚发生过什么,该死的,难道他不是做梦,他真的跟人上床了!

那个人肯定不是云芊,他居然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!不,他已经跟她分手了,他如何,她又会在意吗?

百里翰恼羞成怒,冲着电话里的人怒吼,“邵天晟,限你一分钟之内,给我滚到楼上来!”

邵天晟懒洋洋的,一副没睡醒的样子,“一大清早的,你的火气怎么这么重?”

百里翰面色铁青,“都是你干的好事,我的酒量一向不错,怎么可能喝几杯酒就醉了?另外,没有你的允许,谁敢走进这间房间?”

邵天晟耸了耸肩,供认不讳,“确实是我让人在你的酒里面动了手脚,也是我故意把那个女人引到你的房间里,我还让人切断了这间房的电源,免得那个女人发现你的存在被吓跑了,没想到,这一切还蛮顺利的嘛。”

“你就是这么陷害好兄弟的?”

“拜托,别说得那么严重,我只是想让你转换下心情而已,一夜情嘛,在意那么多做什么?反正你也不吃亏!”

百里翰脸色越发难看,他能怎么说,难道说他失身了?他肯定会被邵天晟那混蛋嘲笑一辈子!

百里翰眼中的怒火让邵天晟忍不住抖了抖,干笑道,“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事要做,先走了啊!”

“站住!”

百里翰叫住邵天晟,咳嗽一声说,“一定要找到昨晚那个女人,我没有做安全措施。”

邵天晟还是第一次看到百里翰露出这种表情,这是害羞吧?他很想笑,可是不敢,不然他会死得很惨的,快步走进电梯,足足狂笑了十分钟。
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阅读后续精彩情节





首页 - 鞍山生活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