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间“手艺”,勾起你的回忆!

摘要: 本期“特别报道”,带您寻访匠心独运的民间“守”艺人!

09-04 12:36 首页 北仑新闻

文/ 沈 琴

补瓷碗、箍木桶、磨剪子、打鞋钉……这些曾经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老手艺,在时代洪流中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,日渐式微。机械化时代,手作的温情与生命力逐渐变成流水线上的同质化,规矩却少灵动。

春晓马灯表演


渡头董村的篾匠张嘉庆


拐杖手艺人江海良

手之技艺,匠人之心。在北仑,有这样一批民间手艺人,他们身怀一技之长,或在老街的隐秘处,或在自家别院中,慢慢打磨自己的技艺,淬炼心性,用手艺回报时光与岁月。

一杆木秤
称起岁月分量

木称制作工艺

郑银娥

一杆木称,既能挑起300斤的木材,也能称量半钱的药材。在柴桥镇薪桥南路的一家秤店,制秤、修秤的手艺已经“接力”三代人,流传了上百年,如今却只有郑银娥一人还在坚守。“现在还用木杆秤的,都是跟我年纪差不多的老人家了。”


复兴秤店门面 王涵真 摄

位于老街深处的“复兴秤店”,十几平米的店面并不惹眼,大门两边挂有一副木刻对联,左为“度之量衡源于正道”,右为“秤之精准源于人心”。郑银娥介绍,董氏木杆秤创始于丈夫的曾祖父,自从22岁跟夫家学制秤起,近五十载风雨,她都在这屋檐下敲锤打磨。

郑银娥在钉“秤花”

店内陈旧而凌乱,厚木板的老式案桌上嵌满了沟壑与挫痕,布满了沧桑。工作台周围,木钻、锯条、规尺、刨子、铁锤等各种工具有序摆放,在郑银娥多年的使用中逐渐变得圆滑而光亮。

工作台后面的墙壁上,挂着各种斤式的木杆秤,长度从35厘米到1.6米不等,杆秤头尾均用铜片或铝片修饰。如果仔细查看其中的几杆老木称,还可以发现上面的秤花异常精致,一些秤杆上还刻有吉祥寓意的花鸟图案及繁体字。

郑银娥用油擦拭木杆秤

“上世纪80年代,木杆秤销售的光景真是好得你难以想象!”昔日的店铺胜景,已经成为郑银娥口中的“传说”。据她介绍,1980年到1990年是木杆秤销售最火爆的10年,她跟老伴儿两个人晚上还要加班制秤、修秤,一直忙到深夜,每个月能有5000元的收入。

制作木杆秤是一门手艺活,每一道工序都环环相扣、颇为讲究,其间的分寸更是难以拿捏,凭的全是手上功夫,没有十几年的沉淀做不出形神兼具的好秤。“刨杆”“校秤”“定星”“钉星”“装钩”“打磨”“抛光”……制秤的每道工序,郑银娥都学得扎扎实实,牢记着“诚信为本”的祖辈行规。“年纪大了,做不动了,一杆称重15公斤的秤,要花半天才能制好。”郑银娥说。

记者采访当天上午,郑银娥没卖出一把木杆秤,只有一位年逾花甲的霞浦老主顾拿着一把断了“叨子”的秤杆来修。为了维持生计,复兴秤店内还兼营电子秤,郑银娥说:“木杆秤慢慢淘汰了,年轻人不愿学,传统手艺可不能丢啊。”

一刀一刻
追忆旧日风光

锡器制作工艺

贺信华

锡器,以锡为原料加工而成的金属工艺品,平和柔滑、历久常新。从普通的生活用品到登堂入室成为一件大雅的艺术珍品,这一切都离不开锡匠的一双巧手,今年63岁的贺信华就是这样一位手艺人。


贺信华介绍自己制作的锡器

来到贺信华家中,三层橱柜里的锡器制品格外惹眼。各式各样的锡制茶壶、酒壶、茶叶罐等器具古朴典雅,或雕龙刻凤或饰以梅兰竹菊,寄予着吉祥平安的美好寓意,也勾起了贺信华同锡器朝夕与共的回忆。

贺信华的这份稀有手艺是家传的。1919年,他的父亲贺桂生在新碶老街开出了贺仁泰锡业店,是新碶老街独一无二的手工锡艺作坊。

贺信华14岁起与弟弟贺利华一起跟随父亲学手艺,干这行已有49年。制作锡器的过程十分繁复,化锡、制版、下料、焊接、锤打、抛光,“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在和锡器打交道,全手工制作,经常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,浑身都被汗水浸透”。就这样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直到3年后贺信华才顺利“出师”。

随着一件件精巧的锡器在贺信华手中呈现,他的技艺日趋成熟,名气也在四邻八舍间传了开去,很多人慕名而来定制锡器用品。

“做锡器,没有特别的诀窍,靠的全是手上功夫和耐心。”贺信华告诉记者,全手工制作锡器很费时间,比如做一把酒壶,像他这样的老师傅也要花上一天半的时间,若要制作一对繁复的龙凤烛台,则要长达一星期。

和多数手艺传承人一样,贺信华数十年来专注于锡器的制作,但传承问题一直都困扰着他。在交谈中,贺信华多次谈到,学这门手艺相当苦,从早做到晚收入却不高,随着工业原料的日益丰富,铝制品、塑料制品等逐渐代替了绝大多数的锡制品,“锡器制作渐渐变得不能养家糊口,不少锡匠都改行了”。


贺信华展示刻刀工艺

1994年,曾经名噪一时的贺仁泰锡业店不得不关闭。店虽关闭,贺信华却依然对锡器制作保持着高度热情。亲朋好友若有婚嫁祭祀,他总会凌晨4点起床,乐呵呵地开始操练他做了一辈子的手艺。“我父亲,从11岁拜师学艺,到80岁还能用錾刀雕刻制作。只要身体允许,我也会一直做下去。”贺信华如是说。


千针万线
绣出美好祝愿

虎头鞋制作手艺

沈翠珠


穿虎头鞋,是很多老北仑人共有的关于孩子的记忆。一岁左右的婴孩,穿着虎头鞋蹒跚学步,曾经是很常见的画面。

沈翠珠现场示范缝制虎头鞋

做虎头鞋的手艺,沈翠珠钻研了三十多年。岁月的刀斧在当年做虎头鞋的姑娘脸上刻上一道道皱纹,灵巧的双手也不再纤细如初,可谈起伴随了自己几十年的老手艺,沈翠珠脸上焕发出了别样的神采:“以前小孩子百日,就要穿虎头鞋,老虎是百兽之王,穿上虎头鞋可以辟邪保平安,护佑孩子健康成长。”沈翠珠育有一儿一女,儿女成家后,家里的孙子辈们就开始穿她亲手做的虎头鞋了。

因为纯粹的爱好,沈翠珠与“虎头鞋”结下缘分,为了学做虎头鞋,沈翠珠坦言吃了不少苦。没有师傅教,她就自己去宁波的各种老字号鞋店,买回来各种式样的鞋细心研究。虎头鞋很小,施针比较困难,沈翠珠常常扎到自己的手。因多年做活,她的手指早已攒下了厚厚的一层老茧。

一双地道的虎头鞋,必须全部手工进行缝制。从剪样、纳鞋底、做鞋帮、绣虎脸,再到把鞋帮和鞋底缝到一起,前前后后差不多要二十多道工序,整个过程细慢、讲究又耗时。沈翠珠说,虎头鞋最重要的还是虎头脸面,也最考验做鞋人的手艺,需要做鞋人一针一线地把各种彩线绣上去,万一线的颜色没搭配好,还会“画虎不成反类犬”,只有足够细心、耐心的人才能做出栩栩如生的虎头鞋。

“原来家家都是自己做鞋、做衣裳,现在生活条件好了,就不时兴了。”由于传统手工艺费时费力,制作虎头鞋不能作为生存的主业,沈翠珠时常担忧虎头鞋的传承。去年十月,沈翠珠的虎头鞋制作手艺被列为区非物质文化遗产,这可把沈老高兴坏了,“虎头鞋有好寓意,借此机会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参与进来,不让这门老手艺失传。”

本文刊于《北仑新区时刊》2017年8月30日5版

编辑 |徐 丽

  详情请见  

北仑新闻客户端或《北仑新区时刊》


长按关注更多精彩


北仑新区时刊 北仑新闻网

新闻报料:86837777  86783613






首页 - 北仑新闻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