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·初战叛贼——《南天一柱·不韦后裔吕凯》

摘要: 长篇小说:《南天一柱——不韦后裔吕凯》编者按  小说《南天一柱》第十一章,本章节是一个战乱的状态。作者利用三

08-29 04:33 首页 保山生活网

长篇小说:《南天一柱——不韦后裔吕凯》

编者按

  小说《南天一柱》第十一章,本章节是一个战乱的状态。作者利用三国历史时期很著名的事件为蓝本,进而对故事和人物进行了重新编排和表达,这是一种很有责任心的创作。首先我们都在看《三国演义》,而罗贯中的行文趋于古文,这让我们看起来也很多不好理解的地方。作者彻底的运用现代汉语的方式,进行了最直接的再加工,这对文学、历史等传承是有着开拓。蜀国地处西南地区,那本就是一个民族多,聚居的地方。这对于蜀国来讲,在同魏国和吴国一较高低的同时,还要防备各个部落,民族。

编辑:庭院深深

第十一章 初战叛贼

  一朝权在手,便把令来行。

  雍闿接到公差回报,说遭到吕凯严词拒绝。他没有想到,居然会遭到吕凯拒绝,顿时气得哇哇大叫:“哇呀呀呀……”

  一阵哇哇大叫后,雍闿一把推开使臣,跌跌绊绊地出门,召集兵马,整装待发。

  第二天,鸡叫头遍,雍闿就起了床,把“空头支票”当真似的,拿着东吴的鸡毛当令箭,大摇大摆地到永昌郡走马上任。

  高朱二人一个死了爹,一个死了娘,忙着守孝,未能成行。

  雍闿骑着一匹花脸的高头大马,领兵到达凤凰城下。

金鸡“四·一五”暴动夺枪地点—张家祖庙

  凤凰城城门外,是一条一人多宽两人多深的护城河,河上有吊桥。出了城门,过了吊桥,是一道用树木做成的三脚栅栏。每天,有兵士轮流把守,负责通报相关消息,检查过往行人,严禁携带刀矛弓弩等武器进城。

  “报!吴国太守雍闿前来永昌郡任职。”快马飞报。

  吕凯惊问:“什么?吴国太守?我们是蜀国,怎么会有吴国太守来此任职?”

  王伉也觉得奇怪,追问了一句:“你会不会弄错了?”

  “没有,我听得清清楚楚,的确是吴国太守,说是到我们永昌郡来任太守呢。”

  王伉愈加疑惑:“吴国太守跑到我们蜀国来任太守,亘古未闻呀。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”

  “荒唐!”吕凯招呼王伉说,“走,看看去。”

  吕凯登上城楼,宽口大袖的衣袍在风中哗哗作响。

  “吕兄,我乃吴国任命的永昌郡太守雍闿是也。”雍闿对站在城楼上威风凛凛的吕凯拱手。

  “雍闿,你提着猪头走错庙门了吧?你是吴国任命的太守,怎么跑到我们蜀国来当我们永昌郡的太守呢?对了,我听说你是益州的豪强,理应是蜀国人,怎么又变成了吴国人了?”吕凯不但不还礼,反而直呼其名,一连发出三问。

  雍闿恬不知耻,把自己杀了太守又捆送继任太守投吴反叛之事,当做成绩和功劳,和盘托出。

点将台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“怎么样?赶快出城,迎接我等进去,随我一道吃香喝辣吧。”

  “呸!”吕凯啐了对方一口,“雍闿反贼,甘当小人,毫无礼义廉耻,谁跟你是兄弟。古人云:烈女不嫁二夫,贤臣不事二主。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。你怎么能背信弃义,卖主求荣呢?你知道丞相是怎么忠于汉室的吗?”

  “不知道,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先帝临终前,深知儿子年幼,托孤时嘱托丞相能辅佐就辅佐,不能辅佐就取而代之。你知道丞相是怎么说的吗?丞相流着眼泪,哽咽着说:‘陛下,我怎敢取代,一定尽心竭力,报答陛下,一直到死!’丞相之忠,真是我等学习的榜样啊!”

  “哼,榜样个屁,愚忠而已。”

  “住口,不许你侮辱丞相!”

  “蜀国苛捐杂税太重,我们的生活苦不堪言。”

传统民居

  “胡说!先帝所派税赋并非太重,纯粹是尔等私欲没有得到更大的满足罢了,真是欲壑难填哪!”

  “那又怎样?嘿嘿,现在我等都起来造蜀国的反了,还怕他区区一个丞相吗?就是刘备老匹夫再世又其奈我何?!”

  “住口!先帝是一代圣君,岂容你直呼其名辱骂,看我一箭取了你的狗命!”吕凯义正词严,举起一把崭新的弓箭,弯弓搭箭,瞄准雍闿。

  “且慢!我乃吴国的朝廷命官,你怎敢如此放肆!快快打开城门,迎接我等进去,杀羊宰牛款待。如若不然,踏平你的凤凰城,叫你变成失势的凤凰不如鸡!”

  “雍闿反贼,大言不惭,速速退去,便可饶你不死!如若不然,杀你个片甲不留!”

  “吕凯匹夫,识时务者为俊杰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!”

旧时的四方街

  “雍闿反贼,我劝你休要执迷不悟,蜀国仁义,待我们不薄,我们岂能忘恩负义!赶快滚回老家去,否则我一箭射穿你的脑袋。那时,休怪我勿谓言之不预也!”

  “来呀,我是吴国任命的堂堂永昌郡新任太守,难道怕你不成?”

  吕凯见雍闿不听劝告,执意如此,不再啰嗦,“嗖”地射出一箭。

  雍闿见利箭飞来,乌龟似的缩头躲过,官帽上的红缨被射飞了。他的七姨太吓得尖叫一声,跌下马去,滚落到了一滩马尿上。

  雍闿带着七姨太,一路兴高采烈到了永昌郡,却遭到吕凯的严词拒绝,吃了闭门羹,还被射飞了红帽缨,吓跌了夫人,不由得恼羞成怒,颁下军令,武力夺城。

  雍闿率军一连冲了三次,反而损兵折将不少,连护城河都靠近不了,一直停留在木栅栏那里,没有一兵一卒能够打进凤凰城。

金鸡四方街水井

  雍闿跟师傅学艺不精,躲在一匹被射死的战马屁股后边,一张臭嘴几乎贴在了同样臭烘烘的马屁眼上,瞪着牛卵子大的眼睛,望着高高的吊桥,一连声地唉声叹气。

  “哇呀呀呀呀呀……气煞我也!吕凯匹夫,你等着,你等着!”雍闿气得暴跳如雷,看着死伤较多的兵卒,在地上搓了搓沾在鞋底上的马屎,悻悻地退走了。

  退回到不韦城附近,雍闿猛然想起来时的事情。

  当时,到了不韦城,手下提议说,此城很小,容易攻占,可顺手牵羊,将其拿下,可做后方基地备用。他撇了撇嘴,不屑一顾:“区区小城,犹如一只鸡仔,亦或一碟小菜。哼,就像老虎吃蜻蜓——还不够塞牙缝呢。唯有拿下前方偌大的凤凰城,方才满足我等胃口。切莫停留,速速前行!”而今,遭遇败北回到这里,顿悟自己决策失误,心中非常后悔,打算亡羊补牢夺下来,以便在此安营扎寨。他瞥了一眼小小的不韦城,下令攻打。然而,已经势单力薄的他,连吕祥和小阿蛮儿带领的少数武艺精湛的人也对付不了。

  雍闿无可奈何,只得带着新老伤员远离永昌,退回原地,仿佛做了个黄粱美梦。然而,他没有想到,家里还有另一个噩梦等着他。

金鸡烤乳鸽

  邻居甲乙丙丁得知雍闿走马上任去了,联手闯进雍闿府宅,怂恿他的几个家丁,把雍闿的六个太太睡了个遍。那些家丁,平时同样受够了雍闿的气,大家一拍即合。

  “哈哈,我睡了益州豪族大户雍闿的老婆了,这辈子多么值得骄傲啊。哈哈哈……”每一个睡过雍闿老婆的人,都在伙伴面前大肆吹嘘,狂笑不已。

  一向威严的雍闿府宅,俨然变成了妓院场所。

  雍闿子孙被贬成了家奴,负责洗衣做饭等一切杂事。

  听说雍闿回来了,邻居甲乙丙丁和家丁们一哄而散,各自逃命去了。

  雍闿派人收拾了残破之家,子孙重新恢复了公子小姐身份。六个老婆和子孙哭诉了自己被欺压的悲惨遭遇,但唯独不敢说出被男人睡了的事情。

  “雍闿,你这个荷叶头,神气什么呀?”雍闿伤病交加,脾气更加暴躁,经常打骂新招的家丁和女邻居。一次两次,被打骂的人都忍着。到了第三次,被打骂的人再也忍不下去了,冲雍闿骂道。

  荷叶头,暗指“绿帽”之意。

金鸡火瓢

  雍闿听了,深感奇怪。叫拢六个太太一审问,吓得六个太太连忙招认。雍闿得知自己戴了绿帽,气急败坏,加重了伤情和病情,再也没有力气打骂老婆们了,只是骂了几声“烂货”,但他不甘心失败,拖着歪歪倒倒的身体,叫护兵用担架轮流抬着,分别去越嶲和牂牁,联络身穿孝服的高定和朱褒。

  “雍闿兄,这是怎么啦?为何到了如此地步?”高朱二人见雍闿坐着担架到来,被吓了一大跳。

  “高兄、朱兄,一言难尽啊。”雍闿大概讲述了事情的经过,迫不及待地邀约高朱二人前去攻打永昌郡。

  高朱二人瞥了一眼衣服上血迹斑斑的护兵,语带责怪地说:“你临行前,我们提醒过,可你就是不听。如今,你吃了苦头,还来约我们去攻打永昌郡。这、这这这,这该如何是好啊?”

  雍闿见高朱二人不敢行动,两眼滴溜溜一转,心生一计,哄骗高朱二人说:“高兄、朱兄,你们不随我攻打永昌郡也行。不过,有句话,不得不告诉二位。”

  “什么话?”高朱二人齐问。

  雍闿慢条斯理地抽起烟来,故意拖着不说。

  “雍闿兄,你倒是快点告诉我们呀。你你你,你想急死我们呀?”高朱二人催促。

  “吕凯辱骂你俩的亲姐妹呢。”

  “哇呀呀呀……”

  “他、他他,还辱骂你俩的乖女儿呢。”

  “哇呀呀呀呀呀呀……”

  “他、他他他,他还辱骂你俩的老母亲呢。”

  “哇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……”

  高朱二人一听,不由分说,立刻点兵,随同雍闿出发。

  这里是保山乃至滇西人类文明发祥地之一,这里是古代中央集权统治设立最早最偏远的“不韦县”故地,这里还是保山历史、人文荟萃之地——金鸡。

出处:执手天涯网

网址:http://www.zswx.cc/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129215&fromuid=19198

赵春宝·作品

  赵春宝,云南保山人,现为当代微篇小说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微篇小说2016年新锐作家。

地址:云南省保山市隆阳区教育局

邮编:678000

微信:13278602008

邮箱:569774959@qq.com

关于作者

  赵春宝,云南保山人,生于1961年。现为当代微篇小说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微篇小说2016年新锐作家。作品散发于《保山日报》、《保山宣传》、《永昌文学》、《高黎贡》、《腾冲文艺》、《滇池》、《短小说》、《贵州文学》、当代微篇小说》、《中国微篇小说报》、《当代文学》(海外版)、《国际日报》、《中华日报》等中外报刊。

  其作品《微篇小说四题》入选《中国微篇小说佳作2016》一书;《微篇小说二题》入选《中国闪小说年度佳作2016》一书;《微篇小说六题》入选中国微篇小说报“72星座专辑”,被当代微篇小说作家协会授予“中国微篇小说72星座”称号;《寓言两题》入选《中国寓言故事》创刊号。

  其许多作品,取材于保山和隆阳的地方历史文化和地方名人,诸如:全国唯一在西庄八戒寺供奉的猪八戒的中篇小说《保山猪八戒》、为官清廉造福保山却因内弟爱财而挂印还乡的喻秉渊的中篇小说《挂印知县》、因清官丈夫遭陷害而被朱元璋发配至保山的金华宋氏杨玉芸的《玉殒金齿》(待发)。有些作品题材和人物,直接就是“保山名人堂”里陈列的名人,诸如:不畏强敌保境安民的忠臣良将吕凯和助手王伉的中篇小说《吕凯》、节孝的楷模香传住氏的中篇小说《香魂》、安贫乐道开保山教育新篇的先贤杨务本老先生的中篇小说《布衣乡贤》(待发)、弃暗投明爱民若子的赵锡光将军的中篇小说《起义起义》(待发)、李国老的学生朱德的同学护国九将之一的兰馥的中篇小说《兰清高》(待发)、坚守节操,拒绝贪腐的罗文节的短篇小说《铁甲郎》(待发)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由于吕凯的赤胆忠心和大智大勇深深地激励着作者,心中不甘于一个中篇的篇幅赞颂一位忠臣良将,便又将其扩写成10多万字的长篇小说,首发“天涯执手网”长篇专区即被编辑评为“精华”作品。这里,分章节连载的长篇小说《南天一柱——不韦后裔吕凯》(待出版),就是作者倾情奉献的佳作,敬请读者欣赏。


点我进入·随时随地查询本地商家!
1、保山一屌丝写给老婆的年终总结,第一句就笑喷了!
2、吃遍了保山美食,也就看懂了整个人生!
3、保山北庙湖的前世今生,你知道吗?
4、云南好人·滑板女孩——保山施甸县杨云菲一家
5、[舌尖上的保山]之金山酒炒小公鸡
6、 保山八中红烛泪,滴滴血泪铸辉煌!

7、保山人物志·盛春良一一不刻意为世间名利所累的摄影跋涉人!

8、当保山话翻译成英语,没想到竟然是这样……

9、保山人,那些你曾经去过的地方!

10、克施甸,吃一箸荤素搭配的年猪饭,带一罐酸辣爽口的水豆果儿!

11、一觉醒来,保山竟然变成了这样?

12、保山一屌丝写的打幺子分年终工作总结!

保山生活网

长按识别→

智慧保山


无所不查



首页 - 保山生活网 的更多文章: